荔枝app如何添加背景音乐

又是那种伪基站打来的乱码!

雪落的第一反应就是:电话肯定是丛刚打来的!

随之立刻从沙发上蹦哒起来,拿上手机一边接听一边朝落地窗前奔了过去。

“丛大哥,是你吗?”雪落压低声音问。

“妈咪,我是小虫小虫有想妈咪的哦!”

手机里传出封虫虫小朋友稚气的奶甜声,“要是妈咪照顾晚晚没有时间来看小虫小虫要跟大虫虫学奇趣课了!”

奇趣课是个什么课?

“虫虫,你在哪里啊?妈咪想你都要想疯了!”

听到小儿子声音的这一刻,雪落一颗当亲妈的心终于能安然了下来。

其实仔细分析不难听出:小东西并不是很希望妈咪去看他,而是更想和大虫虫一起去上什么奇趣课。

“小虫在咖啡厅吃大虫虫,这个黏黏的东东叫什么?”小家伙侧头问向抱着他的丛刚。

“芝士焗紫薯!”是丛刚温和且低沉的声音。

清纯美女树林芭蕾写真演绎唯美林中仙

“芝士煮薯薯!”小家伙学舌的说了一遍。

“慢慢儿说芝士焗紫薯!”

丛刚对小虫的耐心,着实比他亲爹好上太多。

对于三岁大且语言表达能力比较抽象的封虫虫小朋友来说,芝士焗紫薯五字个,说起得的确有些费劲。

又是平舌音,又是翘舌音的,感觉舌头都快没地方放了。

“妈咪,就是甜甜又黏黏的东西啦很好吃的!”

小家伙美得冒泡泡。只要跟大虫虫在一起,做什么、吃什么、学什么,他都是开心快乐的。

“就是上回的那家咖啡厅吗?”

雪落被小儿子的快乐感染到了,整个人也笑意盈盈的。

“嗯呢!妈咪,你要是没空来也没关系,晚晚比小虫更需要妈咪的!”

小家伙到是挺大方的。丝毫不会跟哥哥和妹妹争宠。似乎觉得被爸比和妈咪忽视掉,也许会更好。

当然,前提条件必须是他能和大虫虫在一起。

“好好好,妈咪有时间,有时间!妈咪这就赶过去!”雪落急声应好。

都好几天没见着小儿子了,雪落是真想小儿子。一边挂电话,雪落一边朝衣帽间奔了过去。

“雪落姐,谁的电话啊?是不是诺小子口中最无敌的大毛虫啊?”莫冉冉好奇的问。

“嘘!保密!”

雪落跟莫冉冉做了一个静声手势后,便闪进了衣帽间。留下莫冉冉在客厅里各种的纠结:自己究竟要不要给二少打小报告呢?可万一影响到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那她可就成了拆散别人婚姻的大罪人了!但如果不打这个小报

告又觉得挺对不起二少的!为了寻找团团,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

莫冉冉当然是希望二少夫妻能够和和睦睦的,但

思前想后,再三衡量之下,莫冉冉最终决定不跟二少打这个小报告!

衣帽间里,洗好脸的雪落正往脸上抹着各种水,各种液,各种隔离,各种遮瑕之类的美肤品。

“雪落姐,你也带上我一起去呗!我一个人在家好无聊的!”

当时的莫冉冉是这么想的:与其去当离间二少夫妻的间谍,倒不如自己跟着雪落姐一起去。也起个监督的作用。

“前三个月,一定要在家里好好的养胎!立昕哥都四十岁了,好不容易你才怀上的,封家就指望着你肚子里的接班人呢!”雪落当然不想让莫冉冉跟着。

“都过前三个月了我身体好着呢!雪落姐,你就带上我呗,我特别想看看诺小子口中的无敌大毛虫到底有多酷炫!”莫冉冉依在衣柜上哼哼喃喃的。

“你要不听话,我可要去告诉莫管家了!他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你要在家里好好养胎的!”雪落恐吓一声。

在封立昕的眼里,莫管家俨然成了他的亲人在封行朗眼里,也把老莫当成封家的长辈。而莫管家为了这个家,更是尽心尽职。

说是这就赶过去,雪落还是花了半个多小时化了清甜气息的淡妆。有时候也并非女为悦己者容,而是对自己为数不多的异性朋友表尊重。

“雪落姐,你这个桃花妆少女气息满满的啊!”莫冉冉称赞道。

“什么桃花妆啊,明明只是再正常不过的淡妆好吧!”

雪落没跟莫冉冉多说什么,便风风火火的冲出了门。整个装扮到是清新甜美,除了脚上的休闲鞋。

因为一会儿要自己开车,所以换来换去的也麻烦,但索性就穿着休闲鞋出门了。

“表姐,你要去哪里啊?”邢十四习惯性的询问一声。

“哦,我去附近买点儿女生用品,你就不用跟着了。”雪落打发邢十四的招术也就这么几个。

“那好,你自己去吧

!路上开车小心点儿!”邢十四很配合的放行了。

雪落的玛莎拉蒂驶离别墅院落没多久,邢十四便开着他的越野摩托抄小路跟上了。

丛刚带着封虫虫小朋友还坐在原来的落地窗前。被风吹起的窗帘悠悠的荡漾着,很休闲的时刻。

“小虫妈咪的乖儿子!”

看到用勺子用力挖着芝士焗紫薯的儿子,雪落的一颗慈母之心暖洋洋的。

“妈咪,芝士焗薯薯,给你吃!棒棒的超好吃的!”

小家伙看到妈咪来了,立刻挖了一大勺子的芝士焗紫薯来送给妈咪吃。

“谢谢亲亲儿子!”

雪落张嘴过去吃掉了儿子喂来的焗紫薯,“嗯,真好吃呢!”

丛刚戴着黑超隐身在飘动着的窗帘后,从他的视角,可以看到咖啡店正门口的动静。

“哇塞,你们两人的亲子装好酷帅哦!”

雪落被眼前身穿同款深灰色卫衣套装的一大一小两帅哥给惊艳到了。

要雪落口中的亲子装被封大总裁听到,估计能气得当场飞过来。

“丛大哥,谢谢你把小虫带得这么好!我这个当亲妈的都自愧不如!”雪落由衷的感谢一声。

“封行朗没为难你吧?”丛刚淡声问。

“他能为难我什么?!”

雪落上扬着好看的柳眉,“一个宝贝闺女,就够他宠的了!”

“他没生气?”丛刚扫了一眼落地窗外。

“没生气!”

“真的?”

“真的!”

丛刚只是淡淡的微勾了一下唇角,没接话。

“丛大哥你放一万个心了,我这个当亲妈的做得了小虫的主!”

雪落想给丛刚一个定心丸,“有我在,你就放心跟小虫愉快的学习玩耍吧!”

“我没什么不放心的!只是担心你为难!”丛刚淡声应答。

“我不为难的只要小虫快乐,为难我也要坚持!”

想到什么,雪落欣然问:“对了,你跟小虫要去上什么奇趣课?究竟是什么样的课啊?”

“一些模拟自然灾害的课程!”丛刚的目光再次扫过落地窗下。

“我真想带上晚晚跟你们一起去学呢!”

雪落知道丛刚不会同意,还是说出了心头的期盼。

“我只带上了小虫,封行朗就已经追过来了要是再带上他老婆和女儿我担心封行朗真要杀我灭口呢!”丛刚似玩笑又似自嘲的哼叹。

“啊?行朗来了?”

雪落下意识的想探头朝落地窗下张望,却被丛刚用窗帘阻拦住了。

二十分钟前,在邢十四追着雪落的玛莎拉蒂来到这家咖啡厅后,他便立刻给邢太子打去了电话。

“封总,追到表姐了。她又来了上次的那家咖啡厅。我好像我好像看到丛刚了!”

“丛刚?太好了!老子正等着他呢!他到自投罗来了?!呵呵!”

封行朗正愁自己的火气没处撒呢,“无论想什么办法,都要把丛刚那个狗东西给我拦下!我马上就赶到!”

“好的封总!您路上开车小心!”

从那飘忽的落地窗帘,邢十四隐隐约约的看到有个人正抱着吃着东西的封小虫。

而封虫虫的对面,则是刚刚赶到这家咖啡厅的表姐林雪落。

丛刚抬起手扫了一眼时间,然后对跪坐在他身上封虫虫说道:“小虫,去给你妈咪抱十分钟!然后我们开始上冒险课!”

“好!”

小家伙呼溜溜就爬下来,然后朝妈咪张开自己的小手臂:“小虫给妈咪抱,十分钟哦!”

雪落一边接抱过小儿子,一边朝丛刚不解又担心的问道:“你跟小虫要上上什么冒险课啊?”

“也不冒险,就是玩一些捉迷藏的游戏而已!”丛刚淡淡一笑。

“放心吧,行朗要是真赶过来,我来拦住他!”

所谓的冒险课就是这个啊?雪落暗自松了口气。

“那就有劳了!”丛刚似笑非笑。

其实拦不拦封行朗都无所谓的。即便他抱着一个孩子,也能甩他封行朗一条街。

封行朗开出了风投地下停车场的那辆惹眼的超跑。

一路带起了阵阵劲风。

他很少开这辆大牛,但为了堵丛刚,他是一路踩着油门过来的。

吱嘎一声急刹,擦起一串的火花。封行朗直接将这辆大牛横在了咖啡厅的门口。然后快速的钻出车来,健步如飞似的朝咖啡厅的二楼冲了过来。

急促的呼吸,起伏的胸膛,封行朗一口气奔上了二楼的落地窗前。

雪落正品着咖啡她对面的椅子

被落地窗帘半包裹着。从落地窗外看起来,还真像是有个人坐在那里。

封行朗冲上来就扯开了窗帘,可椅子上却空空如也。

“行朗?你怎么来了?”雪落惊讶的问。“丛刚呢?”封行朗的气息粗重。14

富二代f2app官网 | PahlawanWeb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