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视频百度网盘

看着从小就一直护着自己的女儿安安,丛刚嘴唇微微的浅勾了一下。

“嗯……好。”

他不动声色的站起身来,便朝厨房方向走去。

留下两个半大的孩子去对付封行朗……也挺好!

又或者以封行朗的睿智,要对付这两个半大的孩子,显然是轻而易举的。

为他封行朗忙碌而乏味的生活增添一些趣味也好。

法拉利刺穿夜的劲风,朝启北山城呼啸而至。

四十开外的封行朗,依旧带着那一股桀骜不驯的劲头。

在妻子面前,他是温柔体贴且深情的好丈夫;

在孩子们面前,他是个宠爱子嗣的慈父;

只有在丛刚面前,他的本性才会流露出来:嚣张又娟狂!一副我是你大爷的肆意与邪佞。

用丛安安和小虫虫的话说:小虫子爸爸就知道欺负爹地(大虫虫)!

纯白头纱漂亮蕾丝美眉明眸皓齿清新养眼图片

那张依旧俊逸的脸庞,已经刷过无数次了。

无一例外,封行朗都能用他的那张俊脸刷开这幢别墅。

丛安安一直很奇怪:自己神通广大的爹地为什么不把这扇能被小虫子爸轻而易举刷开的智能门给换了的呢?这破门一点儿都不智能好不好!

丛安安站在客厅的中央,就这么冷清清的看着刷脸进来的封行朗。

把‘你不受欢迎’直接写在了自己的小脸蛋儿上!

“安安?在欢迎干爹呢!”

封行朗朝丛安安走近过来,想捏一把小高冷的脸蛋儿,却被丛安安躲开了。

“我爹地不在家!你走吧!”

丛安安很直接的下了逐客令。听着着实有些扎心。

但却扎不了封行朗的心!

他已经习惯这对父女对他这般‘口是心非’的冷漠!

“安安……你撒谎的样子,一点都不可爱!”

封行朗躬身过来,轻点了一下丛安安小巧的鼻尖儿,“你看,这鼻子都变长了!”

丛安安拍开封行朗点在她鼻子上的手指,“你不要动我啦!”

“你是自己走呢?还是要我把你打走?”丛安安握起了自己的小拳头。

“呵,你这丫头,这么带刺呢!”封行朗悠然一声。

“爹地,你不用回去抱晚晚妹妹吗?万一妈咪心情不好了,晚晚妹妹又要挨妈咪打了!你会心疼的是不是?”封虫虫拿捏准了亲爹的软肋。

“今晚是抱不着了……”

话刚出口,封行朗英挺的眉宇轻蹙了一下,便睿智的转了话题,“爹地今晚只想陪着我亲爱的小儿子!”

封行朗探过双臂,径直将小儿子封虫虫抱进了怀中,“你跟晚晚妹妹一样,都是亲爹的心肝宝贝!”

本想煽情一回的,却没想小儿子根本就不稀罕亲爹‘施舍’的宠爱。

“爹地,你还是回家去吧!晚晚妹妹没有爹地会睡不着觉的!”

封虫虫一心只想催促着爹地封行朗离开,“她找不到爹地会哭鼻子的!”

“可今晚的爹地,只属于我家虫虫一个人!”

封行朗蹭亲着小儿子的脸蛋,“今晚你在哪儿,爹地就在哪儿!”

“那你们赶快一起走吧!我要睡觉了!”

丛安安顺势推搡着抱在一起的父子俩一起离开。

看了一眼不喜欢自己爹地的丛安安,又瞄了瞄不肯离开的亲爹……封虫虫似乎挺为难的!

他当然是不愿离开的。但如果他不走,势必爹地也会跟着一起留下来……他不想让安安和大虫虫不开心!

“爹地,那,那我们回去吧!小虫也挺想妈咪和晚晚妹妹的。”

最终,封虫虫还是艰难的做出了选择。他决定带着亲爹,以成全安安。

“走什么走啊!爹地累着呢!”

言毕,便慵懒的在唯一的双人沙发上横躺下来,然后朝着厨房方向喊道:“毛虫子你快点儿!你封大爷饿着呢!”

丛安安:“……”

封虫虫:“……”

“你喊什么喊?都说我爹地不在啦!”丛安安怒声。

“安安,你相不相信干爹会魔法……”

封行朗的笑意带上了些许的阴险之意,“能把你不在家的混蛋爹地,给变出来!”

“不信!”丛安安瞪着他。

“真不信呢?”

封行朗拉长着声音,“那我就开始我的魔法了……我数到三,你就去把厨房的门打开……里面不但有你混蛋爹地,而且还有一盘香气扑鼻的意式牛柳面!”

一边说着,封行朗一边装模作样的开始他的魔术表演……

趁丛安安愣神之际,他便自己朝厨房方向飞奔过来。因为他已经嗅到了意式牛柳面的香气了。那种特属于丛刚的味道。

封行朗推门而入的时候,意式牛柳面刚刚出锅盛盘。

“狗东西,你藏什么藏?信不信老子烧了你的活死人墓?!”

在看到丛刚的那一刻,封行朗所有的不满情绪都暴增起来。

可当那盘意式牛柳面送至他面前时,他燥意的情绪这才消停下去。

“你说我吃个面容易嘛……还得跟你女儿斗智斗勇!”封行朗在宽大的独立式岛台上坐下。

“烫着呢!嘴巴得空吹吹!”

丛刚淡声。顺手给封行朗倒了杯养胃的汤水。

“小虫子爸爸,你吃完了就赶快回去吧!”丛安安跟了过来。

“怎么样,现在相信干爹的魔法了吧?!”

得逞后的封行朗笑得好不得意,还忘朝丛安安得瑟那么一下。

丛安安抿了抿好看的小嘴巴,只是瞪了封行朗一眼。

“安安,小虫,你们也来点儿?”丛刚问向不开心的女儿。

“都给他吃好了!把他喂胖了丢出去!”

小可爱似乎有些不满父亲如此迁就小虫子爸爸的行为。明明打得过的,可为什么爹地一直不肯动手教训他啊!

“丢我出去?你爹地可舍不得!”

封行朗一边好胃口的吃着牛柳面,一边拿冷着一张漂亮小脸的丛安安寻开心:

“你爹地连命都是我的……想当年,要不是我出手相救,你爹地早就暴死街头了!哪里还会有你这个咋咋呼呼的小倔妞儿?!”

“我爹地本领那么大,他才不要你救呢!”丛安安反驳。

“你要不信,可以问你爹地啊!”封行朗啜了一大口牛柳面,“虽然我救了他,虽然我是他主人,虽然他只是我的仆奴,但我一直拿你爹地当兄弟看!过命的兄弟!那种一起经历过生死的过命交情,你一个

小p孩子是不会懂的啦!”

要论口才,封行朗绝对是骨灰级的大佬。才十一岁的丛安安当然说不过他。

难道真是这样的?但看到一旁默认的爹地,丛安安不得不相信小虫子爸爸的胡说八道。

富二代f2app官网 | PahlawanWeb powered by WordPress